19 Nov 2012

意外

好冷的冬日,連續幾天,我幾乎只能在床上工作,不願意也不能爬出被窩。窗外的鳥兒卻啁啾不停,好不快活。

究竟如何在沒有陽光的時刻仍充滿興味,絮語不停?

後天就要口試。老師請我保持「正常狀況地緊張 (normally nervous)」即可。這說來容易做來困難的提醒,就變成了我午餐起即開瓶的藉口,否則只能對著窗外快樂的鳥兒生悶氣。

同時,有一位同我亦師亦友的印度籍老師M,竟然在騎自行車通勤途中發生車禍,住院了四天后,不知還要在家休養多久,不能親身出席口試,只能以視訊參與。前天和他通電話,聽他聲音中明顯的痛苦,真讓人擔心難受。沒有致命傷害是不幸中的大幸,可是全身遍佈的骨折和外傷,不知要折磨他多久。還好他帶著頭盔(我再也不敢對自行車裝備嗤之以鼻) ,還好有伴侶S隨時照顧他。

我只期待,後天結束口試後,能與幾個朋友去探望他,希望他貪愛甜食的食慾沒有被身體傷害擊倒。

也許意外不斷才是人生常態。而時光總是要在事件之中才開展,才不會糾結沈溺在睡袋被窩中過於黑暗的溫暖。

2 comments:

Shanta said...

親愛的書沒:

願妳的老師平安康復。

也希望妳的口試在正常狀況地緊張裡圓滿結束。

然後,好好享受美麗的初冬(無論在太平洋哪一端的水邊城市)。

:)

shanta

Shu-Mei said...

謝謝。我剛剛和台灣來的兩位女老師吃晚飯,聽她們說起歷年來被藝術界男性同儕前輩欺負的故事,聽得驚訝都忘我了,回過神來才想起自己要準備口試...

送走她們,我抱著一桶台灣花生糖回到我的房間,算是很匝實的能量補給。就再撐兩個晚上了。

也希望你一切都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