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Jun 2005

十年

昨天一路從永康街踩著腳踏車回家,滿臉笑意。 總是要這樣鬧到幾乎要揉揉臉,才肯各自離去。

給我的高中同學啊,親愛的沒幫:

從1995年開始,至今就要十年了,我們從一群穿著百褶群的少女,走到現在,如此斤斤計較25或26歲的時刻。每個人好像變了不少,但話語此起彼落之際,某些熟悉的默契或笑聲引爆又不能再熟悉了,我猜想,或者是相聚時刻作為一種特別異質的神奇時空,讓我們在那忙碌交換資訊的同時,又吸納了當年的青春美好。

心底有個感覺:雖然我們多半濃厚的置身於大不相同的生活情境,彼此的困難問題也都要自己面對,但是那種十七八歲時結下的友情似乎挾帶著更多接近義氣的質素,所以在給予意見的七嘴八舌同時,反而會被義無反顧的支持著,即使大家明明就是胳臂向內,不分是非(而我們又怎能明白各自生活的是非真實)地數落著沒幫外的邪惡大世界,沒有邏輯、沒有道理(不必有邏輯也不必有道理),但被支持的感覺我相信真是無與倫比。

快要十年了,不管那慶祝旅行的實踐可能性,我舉杯要敬敬你們:)

1 comment:

芮妮 said...

不用考慮利弊得失和人情世故,
就不分青紅皂白地胳臂向內彎,
對於25.5歲的我們而言,
不啻為一種奢侈的幸福,
Che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