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Jun 2005

Protest far away


Protest ongoing in Bolivia

當下有幾個朋友在那,看看新聞照片,難以想像那首都沸騰的溫度是否仍對旅人友善?。


瀏覽BBC上的照片,Che那張臉又出現了,多年來仍要請出他作為抗議符號,這之間的革命空白和統治者持續地壓迫似乎不難想像...我想他應該樂於待在布條上,更勝於西門町少年的T恤吧。

究竟上帝多在乎這個充滿差異的世界...?。

2 comments:

ulin悠堤卡 said...

昨天剛剛看完電影摩托車日記
有一種難以言諭的心情
似乎在年輕時候走過的路徑
隱隱約約的 都預告了我們未來的道路和方向
而我 是那麼的想問:
在革命之後呢?

鄭小鈺也來串門打招呼~~

shumei said...

welcome:)

革命之問大哉也,這個時代推動大革命不容易,但持續地在生活中打游擊,實踐反對權力的權利應該是每個人可以努力實驗的吧..

推薦看報導文學『蒙面叢林』,我覺得這群墨西哥叢林中的甲蟲們,其理念和手段方法,是更合於全球化時代的革命方式,極有創意...

btw
想為我的香草請教鈺琳:如果部分薄荷葉片開始變紅、枯萎,部分又是健康新生的,而某些枝芽上出現了類似蜘蛛網般的白絲,仔細看還有些宛若蚜蟲般的小生物,這、這這一切是代表了什麼呢?它生病了嗎?

水和陽光是沒少過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