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 Jun 2005

相對論


上週,工作中的下午聽這電影的原聲帶'Breathe",竟然有頭暈目眩的嗑藥感。當時無法聽完整張專輯,還和Tyan碎念了一番。

然而今晚又在一種奇怪的感覺下,打算邊開始著體育下學期練習,一邊繼續那音樂(我以為,這樣可以稍稍彌補手邊沒有椎名林檎專輯的遺憾,心想總比聽古典音樂或爵士樂對勁吧..椎名蘋果應該是不會和我計較)

有趣的是,這樣的聆聽狀態反而讓我放下了手邊的書,情緒被音樂和略帶虛無感的女聲牽著走,無法抗拒。平心而論,星期六的晚上,覺得一首比一首直入心底慌原,即使聽不懂半句歌詞還是純粹覺得好聽..

或許過於決斷的話真的不能輕易說出口,即使是自己的喜好嗔惡。結論往往是在一種暫時的相對狀態下生產出來的— 才會讓工作室中的自己,和此刻晃悠的心境相差十萬八千里。

而誰又知道明天醒來,想要的是一杯咖啡,還是一杯甜膩的奶茶?

1 comment:

fernweh said...

都是情緒
有時候直覺的不喜歡,只是因為沒法有同樣的心情去對待
或者沒法再承受更多,它所醞釀的情緒

不過,常也實用性地想要藉由一張CD一本書從一種情緒走到另一種去,這多半還是挺愉快的;
幾乎索然無味是這類:
準備早餐時,會停一下,是否泡咖啡--今天是否要振奮精神?

能純粹用心情來決定喝咖啡的情況變得好少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