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Sep 2005

新聞台不告而別

明日報新聞台的連結無法順利連結,已經超過一個月了。工作忙碌之餘,偶爾想起這件事不免有些許緊張。也不是沒有做些積極動作,例如寫信給明日報客服、在什麼小天使服務台留言等等。然而始終沒有回應,這陣子因出差而常不便使用網路,也就讓這問題一天拖過一天。

今天才發現,pchome個人新聞台首頁有這麼一則啟事:六個月未登入刪台公告頓時心驚,這種悲慘的事又來了嗎?雖然我的確另擁新歡,舊系統也不必這樣把我的痕跡刪除的一乾二淨吧?這種免費服務原來如此缺乏保障,近乎500多個日子的記憶和心情對系統來說只是多餘的資料,只要不使用就應該刪除以維持系統的穩定。

老實說,真是有點錯愕,從頭到尾都沒有收過一封通知信,這訊息除了在新聞台首頁左中版面佔了一小行(我想以妹的專業來說,應該同意那是較便宜版位)並沒有以任何清楚形式出現在我的生活領域中,達到充分告知的基本服務。

那些幾乎沒有在個人電腦中備份的札記,大約是這樣消失得一乾二淨了。文字、隨性搭配的照片,以及或多或少具有索引參照性的日期,可能都會不見了。

鍵入那些心情的時刻多半帶著傾卸為快的意氣;以分享的概念來說,時間也超過有效期限了,由此角度來看,或許不是那麼需要被保留。但之所以會延續網路記事的習慣至今,其實是感受到了與過往對話的魔力,以及督促自己面對細節,練習說明。

很多細微的生活感受在當下深刻,卻迅速地被我遺忘,每每藉由閱讀而想起,驚訝中夾雜著對自己遺忘狀態的好奇,是一種頗能醞釀出類似自省思惟的情緒狀態。我近乎沉迷於不同時間中的自己相互對話、追逐,在不同溫度的季節和地域中來去。

對著面目清楚或模糊的朋友絮絮叨叨,或因為自己不想放棄許多體會即時交換的可能性。我其實有點彆扭,很害怕某些時刻,心裡滿滿的感受預備要對某個對象送出了,卻因為彼此太過不同的生活節奏而擱淺,強制遣返。我當然能理解這些不可抗力因素,也因此更不想讓自己常常面對這種難受。那麼就這樣在情緒氾濫的時候,靜靜地在這把感受寫下來,有一點緣分領受的,自然會明白。自以為這是一種比較舒服的互動方式,不必擔心自己的紊亂思緒會變成朋友的負擔。我又以為,朋友之間無論多久不見,如果只能討論工作進度和生活大事,實在是太傷感的時刻。

所以我這無恆心之人有些難得的寫了快兩年,七十幾篇也算是2003夏天以來,移動來去的紀錄。只沒料想到這麼一個刪除動作,才讓來不及後悔的自己發現資料備份的重要,記憶內化的重要。像我這樣一相情願的把過往外化為客體,自以為輕鬆自在,時光片片也就真如過客一般悄然離去了。

如果把多年前在柴門霍夫bbs站的信件也算進,這一路消失在記憶版圖中的真不算少。那年因關站而意外失去了所有關於愛戀初始的文字紀錄,好的壞的開心的和不開心的。如今和另一個人越是琢磨成類似脾味,越是讓人懷念當時在字裡行間揣測來去的歧異和可能。

多希望,哪天它們就出現了,在失憶人生中給我一點舊日溫暖,以壞時刻讓我珍惜現在,以好時光讓我有興致開心舉步前去。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