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Jan 2006

不要掛我電話!

我常想破頭都不能明白的是,自己那般容易因他人反應而起伏的感受,究竟是真心的在意任何身旁人的感覺?還是我習慣在一個平和愉快的世界中生活,不能承受任何的怨懟或反感,指向自己?同理心或自私心理的比例,能拿捏嗎?有沒有我自覺的餘地?

在別人的眼神和表情中找友善的肯定。

msn來往時期待著笑臉和甜言蜜語。

吵架中,媽媽掛斷電話後,無論如何不能平靜的我,是因為無法忍受這種狀態?還是真有體會到媽媽的憂慮?沒時間想清楚,手已執起話桶,重複地撥往家。

我忽然想起小學時曾有過莫大的恐懼感:任何極小的原因,就可能讓姊妹淘們生氣,集體對妳宣告冷戰,然後可以整整一個星期不理妳。那時的絕望感讓一個小三的女生第一次認識「孤單」,是一個人打開便當,艱難地舉起湯匙,一句話不能說的吃完午飯。

冷戰在記憶中總是哪一天就突然結束了,然後我又回到那個圈圈,女孩子們又熱熱鬧鬧地玩耍、手牽手上廁所、六把椅子圍著一張小課桌共同吃飯。這樣的世界末日好像在三、四年級時來過幾回,前因後果是不知不覺地丟光了。

難以回想清楚一切了,也或許我個性的缺陷和這突然喚醒的童年往事無關。拿往事材料來解釋並無法構成有效的自覺,更無益於平和心境的召回。

4 comments:

shyuen said...

從這篇文章看來
我和妳完全是不同的類型呀
(怎麼會有這麼可愛的童年呢!?)
所以,不曉得我的情況對妳有無參考價值?

我大概可以說
如果我被掛電話而立即回撥,
多半是因為害怕得不到回應、
擔心從此只能空對寂寞喃喃自語
如果我想一想前後才回撥,
那是考量了雙方的感受
如果我發狠等他打電話過來,
那是用自己的驕縱折磨雙方

妳一定得想這麼清楚嗎?
善良敏感不是缺點呀
浩瀚海洋總是需要有這種水母存在啦 :D

sleep said...

Dear揪,

我從來沒有和一群人圍一圈吃便當的回憶。國小國中高中都沒有。所以也沒有跟一群人用「切八段」冷戰的往事。記得高中都看見你和如宣或華濃她們坐一起吃午餐。簡單說,我(以前)很孤僻阿...

如果我現在被掛電話,可能性一:立刻打回去罵人「你太過分怎麼可以這樣掛電話」,可能性二:先呆掉一下再打回去理性論述「掛電話只能發洩負面情緒並非有效的溝通方法」,可能性三:不予理會,「你掛我電話就表示不願溝通,那我也不必再費唇舌。」
我好像很兇哩。

結論就是,揪果然善良可愛。這是優點,不是缺陷。:)

shumei said...

Dears,thanks for your consolation.

昨晚情緒和兒時回憶的氾濫害你們都變成心理顧問,真不好意思...

昨晚被媽媽掛了多次電話,不斷地使用志潔版方法二,還是不斷地被掛掉。當彼端那人是媽媽時,狀況好像更複雜,而我氣得要命卻沒有任何辦法。

而當時對於近乎搖尾求和的自己更生氣,才有那麼多疑問膨脹著塞滿著讓自己越來越不能呼吸。吵架終於在深夜時過去,而我又擁著一點點表面的和平睡去。

唉,應當練習心理瑜珈,需要點法門來延展被重重包裹的情緒肌理。

shumei said...

A little improvement as follows.
My mom got quite unreasonable last night again. After long quarrel, i finally dared to say "Don't hang up!" twice to her. It was hard for me to let her know my feelings in time. But i did it i gu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