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Jan 2006

搬家瑣記

年前很快地找到了新家,簽約容易,之後的煩惱卻意想不到的多,心情可能也因此而特別浮動,每天下班之後,剩餘的一點點心力就只能浮動著,想著該修的東西還沒修,大門那鎖還沒有著落...擔心著爸爸媽媽究竟如何才能放心呢?

這些也就成了我的藉口,把生活上其他的期待自己完成的、學校資訊、研究計畫構想等等都擱置著,好像也幾乎要打包裝箱,非要搬運到新家後才肯開始碰觸。

(然而今天手觸及書櫃中那五本合約,瞬間有背脊發涼的感覺啊,離夏天越近就越覺得涼冽..)

話說回搬家。上週和媽媽爭吵了好幾番,哭了又笑,笑了又哭,連什麼離家不離家、在家不在家的情緒都談出來了,雖則問題的源頭僅僅是對於住居『安全』的認知不同。暫時讓她放心後,少了奪命追魂的電話,那些憂慮卻意外地真由媽媽那邊轉移到自己心底了。有時也不免質疑著:「這樣的落地大門是不是不太安全?」我開始注意著家家戶戶的門戶管理,才驚覺每一人家是這樣嚴密地築起對外的高牆、鐵門、防盜門窗,幾乎沒有暴露的面積可探入。願意多花錢的,可能是紮實厚重的防盜門窗一體成形;經濟些的作法可豐富著,鐵皮、不鏽鋼鐵條、木條、盆栽、鐵絲網,東拼西湊也總能把所有的空間表皮都給防了一回。是這樣啊,我們的城市是這樣充滿無法預期的惡意,因此我們要這般防範,做好自己能作的最多防範準備。

如果撇開自己新家的問題不想,這樣觀察人家的門面是有趣的,彷彿可以猜測這戶人家的個性,人和人開門、關門,出外、返家的姿態和心情。

從來也沒想過,住在一樓可能是件很糟的事(因為直接與巷道相對,沒有任何高度做為防範...)。當今天那位作不鏽鋼門窗生意的先生搖晃著鄰居的鋁門說道:「一定要作不鏽鋼的啦,鋁門窗隨便搖搖就開了啊...」看他邊說邊搖晃著,那一刻,我突然覺得有點絕望,然後釋然,不是那麼需要為了這種防不勝防的惡意來改變自己的生活方式,毀壞自己原來的開闔想像。

還有鎖。瑣是很重要的,有時尚新舊、性能堅實與脆弱之分,設計原理及鎖所在的門窗亦大不相同。因為大門的鎖需要更新,才知道我們新家的鎖是極不常見、極老舊的,而且正確地說,就規格尺寸而言,那四扇玻璃門是落地「窗」,並不是落地「門」,鎖也因此成為鋁門窗的配件,一般配門鎖的店家是沒辦法服務的。

因為這個門鎖難尋,我遂開始注意所經路徑上的「五金」、「門鎖」、「鋁門窗」,它們成為我近日生活中關鍵字,串起一條條我經過數千百回卻陌生無比的街道風景。搬家種種還要好一陣才能理完,且讓我就這樣在路上蹉跎著吧。

2 comments:

sleep said...


請寄給我新家的地址。

祝 喬遷愉快:)

阿娟 said...

我還真有點幸運可以擁有任性的安全感 若住在城市裡 就不知道能不能這樣的勇敢了 假如以後阿綠阿澄離家讀書 我也會希望他們住得安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