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Jan 2006

微微醺地

十三號星期五的尾牙夜,我喝不多,大約400ml的啤酒、350ml的紅酒,眼睛有點熱,揉合著疲倦、老記憶、新感覺,還有昨天的夢境。

昨天有個怪怪的夢,醒來仔細想想,大部分可算是和生活有關的,混雜著一絲絲不知何來的情節。夢見我住在一間極大的房子,約莫是即將搬進的新家面積五倍大(百餘坪),院子好大,窗好大,門好多。夢理我好緊張,不知道怎麼處理這些開放的區域,對於潛藏的夜晚宵小恐懼又擔心。

奇怪的是,這令人不安的大房子在澎湖哩(阿肩我並非要針對妳,自己都對這地點成為夢中題材感到好奇:P)。已想不起來是否能望見海,但天空是極大極遼闊的。

夢還繼續著,我除了害怕,還不斷地悔恨著,自己為什麼辭掉了基金會的工作。在夢裡,我好像在出國前選了一個規律的行政業務工作,我清楚地感覺到自己再也不能掌握工作上的自由和自主,手心發汗地後悔著。

夢似乎沒有清晰的尾聲,我就醒來了。醒來,夢裡的感覺沈沈浮浮著,再度浮現已是午後,我坐在大桌旁,聽著、看著眼前的資深同事們論辨著某些老舊的議題,諸如基金會的管理問題,或者無法言說的認同、漸趨模糊的自明性。言語和表情拋來拋去的,我想到昨天的夢,一個硬是要解釋出些什麼似乎也頗具潛力的夢境。

如果不執著於解釋出些什麼預示,也或許就是一些沈潛的感覺拼來湊去,脫出自我而成為一個外在於我的故事。有夢彷彿漂浮著淡淡的酒精味,眼一瞇,眼前晃動的身影又是那些資深的工作室負責人,而我尊敬的老師踱著,說著一個難以道盡的貓群故事。

今天的我還沒有過去可以懷想沈溺或對照,相對輕鬆地,可在這些擁著多年記憶而互相磨蹭或推擠的前輩們之間遊移出入著,可以大聲說話,被期待勇敢直率地丟出感覺,被期待為或有希望的下一代。可是我在路上了,往那十年後、二十年後一步步走去,不知未來的感嘆或滿足或惆悵是否會接近眼前的任何一位?

兩個學妹好像也帶著醉意地反覆問著老師:「我沒有讓你失望吧?」我心想著:如果這種疑惑只需要由一個智者、長者來確認,長長路徑上的迷惘可能就少多了--但這永不是真實的狀態。「為某一個人而努力追求某事」想來不能是長長久久的生命邏輯。

多希望自己記住微微醺然時的片刻體悟,多希望往後舉杯時,無論身邊是誰,可以祝福地比較輕鬆、坦然而只是一種應景的輕快心情。

4 comments:

小捲 said...

想來,我也是有著重複又複雜的心情在同一個地方,作為一個被期待的年輕人相對於這些一路走來的老人,顯得自由與狂放許多,也同樣的,我也在路上了,我會不會不一樣似乎都是個一直縈繞在心頭揮之不去的惱人比較,自己告訴自己不能這樣比較,但仍然忍不住的問自己,我是否真的和這些前輩不同呢?是不是最後仍會走上相似的道路,我倒今日對這仍帶有著很難被除魅的恐懼亦或是某種偏見,一種覺得長大後會產生的泥沼和遲滯。

但也正因為如此,總是有一份提醒在前面,但也不是為一劑苦藥,督促著你面對真實。

一起互相勉勵。

小捲 said...

上面有打錯的,更正:
但也正因為如此,總是有一份提醒在前面,不失為一劑苦藥,督促著你面對真實。

shumei said...

自覺總是很微弱,在疲倦或厭煩時更容易被擱置,遺忘在一旁,然後不知不覺可能蒸發了些許。我能期待的,就是讓自己少些疲倦,少走習慣的路徑,少以自己的經驗為恃,永遠讓自己像個沒經驗可依賴的新人。

這樣勉勵彼此真是復古呵:P

shumei said...

btw,have u got the packege? If not, i can send u another one. Tell me before the Chinese new y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