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Feb 2006

冬日山行雜記

行程:
2/3 台北-宜蘭-武陵農場-登山口-七卡-哭坡-黑森林-369山莊
2/4 369-雪山主峰-369
2/5 369-雪山東峰-黑森林-七卡-登山口

紀念品:言不及義三日、黑夜吐瀉、日出的熱茶、聖稜線和北一段展望、在宜蘭出意外的頭毛

1.味道

回到了台北,乾乾淨淨的狀態,手中還捧著熱呼呼的桂圓薑茶,還是昨天以前山上一般味道。

是新發現的產品,順天堂出品,包裝如同奶油球一般,沖個熱水即可。好像是一種習慣,喜歡帶一些新奇的東西,那種可能在山上引來讚嘆聲的—不過我失敗了,同行的男孩子們多數對這種女性聖品沒有興趣,他們喜歡牛肉原汁,喜歡加熱過後的寶礦力。

尋新之外,上山前採購著行進糧,發現自己其實不自覺地尋找著熟悉的零食,只是許多在我家附近的全聯超市並不可得,例如黑莓餡餅、牛油酥餅。或許是因為乏人代理,或許是因為通路差異,或許是因為我不在台南後站那家遠百或「俗俗的賣」吧。

2.衰弱徵候

畢業後第二次上山,心肺能力和大腿肌肉都還算給面子,即便前晚沒睡好,仍順暢地踢上了369山屋,感覺良好。睡前才想著自己是老當益壯呢,不到一小時,一向好眠的我被腹痛擾醒,發冷又轉熱地狀況讓我開始幻想著自己往回家的路上行去,驚覺那不是夢,終忍不住地推推身旁的Someone,告知狀況,雖則我仍對於山屋外的低溫十分猶豫。一陣強烈嘔吐感終催促著我起身外出,開始一陣慘地吐與瀉。冷風之下,我蹲倨著,以為自己快昏死了,所有的感覺都無法凝聚為清楚的念頭。

不知道過了多久才結束星空下的奮鬥—我在睡前曾無限讚嘆的璀璨星空,銀河那樣美地延展著。

我想在某些方面是清清楚楚地衰老了,從第一次爬山那樣亂吃亂玩亂說笑至今,已經八年了。況且這回有個「98級,75年次」的建築系學弟同行,真覺得自己不需開口就像個老傢伙了。即使要開口,也發現自己具備某種語氣或句型,很糟。

3.緩急
三天來都走得蠻快的,一開始自以為是體力好的表現,漸漸地,發現是自己無法隨意地調整身體冷熱及呼吸頻率,如果提升到某個可運行的穩定程度,必得持續下去,稍稍停息後,腿就軟了下來,溫度一降,意氣也渙散了。跟在後面的幾個人頻頻說我腳程快,殊不知我是停不得,全憑一口氣撐著。

這種前進狀態是有大缺點的。在隊伍中,充其量可以成為一個從頭到尾照顧好自己的成員,卻沒辦法變成陪伴同行伙伴的角色,沒有餘裕因應前後人員的腳步,調整緩急。如此緊跟著走,會給前頭的人壓力,所以走著走著只好走到第一個去了。真正能支撐隊伍的是那些可以盯著、陪著體力差的朋友前進的人,不會因為或長或短的停歇而冷卻的厚實耐力。

太急的時候,也會錯過霧中忽隱忽現的山色,是另一個遺憾。我希望可以好好調整這個狀態,或心態。

4.稜線左右

這三天的天氣比想像中的好,天空越見晴朗,晨曦愈見清明。第三天回程,走在稜上前往雪東,右側是中央山脈北一段,中央尖拔出雲端,因距離較遠,北一整段是優美的黑色剪影;左側是聖稜線,清楚的品田山頭、斷崖、素密達、穆特勒布...再遠也看不見了,但我耳邊一路已然是嚶嚶地響著當年Sleep小朋友的細細描述,那些美麗陌生的名字殘存在記憶中,那年是大二暑假。再看北一段,是自己兩個夏天的標記呢,一則豔陽高照,一則大風大雨。是這樣走著走著,不覺上了雪山東峰,只不過心意都無法專注在眼前腳下的三角點了。稜線左右都讓人三心二意。

3 comments:

阿娟 said...

哇 真是健壯的活動 令人欣羨--只能心動不敢行動 這老骨頭恐怕更是不敢造次了

shumei said...

這種活動總是詭異—在山上悔意連連,山下腿不酸後,又是一番想念。

循此去可看看結霜的山色

shumei said...

忘了:P
Phttp://portal.choucc.net/modules.php?set_albumName=album62&op=modload&name=gallery&file=index&include=view_album.ph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