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Apr 2006

So happily distracted

今天開始,要狠狠地把2005年度的年假一口氣花完。室友們陸續出門,我一個人在家裡悠哉著,老實說,真是快意。
是這樣的心情才反襯出平日工作仍諸多自我忍耐與壓抑嗎?也或許,要任何人透徹地樂在工作本是天方夜譚。假期本身,不管做什麼,也不需要特別做什麼,這概念已足引人迷醉。
請假的原因是準備語言考試,然而昂貴的考試報名費比起匆匆生命中難能可貴的悠閒時光,也成為可拋可棄的數字了。這合理化了我一個人在住家裡移動漫遊的狀態,持續地分心,被某個念頭驅使著從事某種行為,瞬間的感覺突然又讓我跳到另一個世界裡。
譬如說,此刻窗外雨聲漸漸大了起來,甚至淹沒過電台的音樂了。我不得不停下單字的背誦,猶豫著該關上窗,還是應該要把聲音調大些。雨帶來的潮氣時好時壞,突然我就覺得一定要起身,點燃些精油或線香什麼的,製造一點香氛及煙,繚繞著我的滿足,半晌後,才回過神來,瞪著我的螢幕,不知剛剛走到那兒去了。
甚至是更無聊的小事,衡量著要如何分配煮過的咖啡粉,才能平衡地照顧冰箱和浴室的氣味?索性我又拖著鞋子轉了一圈,檢視家中開窗,感覺氣流的移動是否合意。有些怪異地,我發覺自己搬家後對氣味更敏感了,或者說更容易被氣味干擾,好似風有神,遞送著密語。實際上,這居所和四方的棟距的確相當近,聲音和氣味都流動不止,後院的午餐、樓梯間某位媽媽的禱告、某女士的辦公室八卦...清晰的程度總讓我有身置連續劇場景的幻覺,忽前忽後,忽近忽遠。我們的生活是這樣緊密地挨在一起,有點身在市井喧囂的雜陳滋味。 此般感受在心思渙散時尤其清楚地浮現。
昨天讀到一則樂評,如此描寫著一個北歐的樂團 "They had their own quirky take on modern life, like being too dopey in the morning to remember where you've put your mug of coffee, and how this affects your whole day"。此句寫音樂特質,卻也好像是自己最樂在其中的生活狀態描繪。不知何所起,不知其所終。或許平日不敢讓自己放肆,總是必須在某時完成某事,會見某人。於是在屬於自己的時間裡,需要極盡可能的瑣碎,時時刻刻裡,出神,回首,再出神。反覆中,神經彷彿漸漸鬆弛舒緩,正是無法專心,所以沈重或困難的,暫時都無法對焦,眼神移開也就輕鬆自在。
只是,在傾倒或點燃的剎那,還是回憶起清晨的夢,只是太難,也太不適合寫下了...

2 comments:

form said...

Long Gone Before Daylight.
I live and I learn :)

shumei said...

Wow, u get it!
Indeed u r a music addict, a connoisseur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