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May 2006

花開,不開

溫州街一帶*那棵高大的加羅林魚木開花了,滿滿一樹,熱鬧喧嘩。
而我埋在土裡的那兩枚球莖還沒啥動靜,也沒有推擠土壤的現象。
到底是什麼顏色哪?
到底會不會冒出頭來,趕上春天的尾聲?
五月恐怕也不能稱做是春日,已然是個豔陽高照,需要涼風扇轉啊轉的時節。以工作為參考座摽的生活讓人煩躁,無法產生全力以赴的熱情和能量。
對比起最近複習的「鄰家女孩」,那樣的生活充滿活力與信心,以甲子園作為一個夢想地,他們堅定不移,從不猶豫徬徨著,清晰單純地令人羨慕。
思緒在夜裡稍冷靜下來,沿著羅斯福路騎車回家,遇上了夜來暗香,清新動人。每一天要結束前必來訪的沮喪一瞬間模糊了,沒有花的香氣暫時地成為靈藥,而我也暫時地覺得,這夜很好。
有意尋魚木花開者可由羅斯福路三段二百三十八巷或新生南路三段八十六巷進入;遇見花香在羅斯福路五段130號附近,但它是流動未定的,我猜想。

7 comments:

阿娟 said...

我不知道那是多久前種下的柳丁 原本只長出兩三棵 因為懶得整理它們 沒想到放過一個冬天--最少半年以上了 最近 竟陸續冒出芽來 好神奇 另外 百合花在颱風來前 全開了 好快

shyuen said...

給流動未定的花香附了地址 好可愛

有時候走在街上,忽然香氣撲面,張望一陣也不知道是哪裡來的。也只好,倒退回遇見的地方,再吸一口凝結的濃郁。

shumei said...

看來我最好是忘了存在土裡的,儘管澆水,其他就交給陽光空氣和神靈就是了...

柳丁芽若要變成柳丁樹需要多久的時間哪?想像著:大象池邊的現榨柳丁汁就滿口酸甜了起來說:P

給小薰:妳的描述,好像是妳聞香而滑動著一個簡潔的舞步哩,雖說我似乎從沒看過妳跳舞..

阿娟 said...

喔 不不不 我的柳丁龍眼是只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焉 他們只負責服務我們的眼 恕不招待嘴巴

shumei said...

這樣的話,那是否該種出橙黃橘綠的景象哩...嘻嘻別緊張,我是用想的,酸甜也是想像的滋味

剛從日月潭回來。颱風經過這兩天,日月潭卻美得像水墨渲染般,面對北京來的客人,突然覺得眼前山水呈現了一種台灣的信心-當然我知道這很膚淺直觀,可是就連聽到太陽餅或蓮霧被稱讚都還挺高興的唉

澎湖還好吧?希望是沒影響太多的大風大雨..

shyuen said...

啾,我也不知道自己跳舞是什麼樣子耶
純粹為滿足嗅覺享受的移動,大概真的是... 很簡單的樣子吧

shumei said...

嘿,妳來正好,詭異,我最近進不去妳的msn space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