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Aug 2006

亂雨

這幾天對時間的感覺有點錯愕。八月悄然過了四分之一,而這一年,我以為會更緩慢的四個季節,並不如想像地和諧有序。豔陽下飄著雨,大風起了,悶熱煩躁也並不少幾分。

心底很期盼著九月假期到來。連月來是最熱時節,同時是結束或開始的緩衝季,耳邊流動的友人異動情報隱約影響了心底的微氣候,自以為盤算完美的節奏,漸被擾動而不成章法。只能不斷安撫自己:沒關係,等手邊工作暫歇,心情一定安靜下來;心情平穩的時候,該映照浮現的一切想當然會明朗許多。

當然生活一切並不會自然和諧地來配合著個人節奏。原料想八月的工作主題是逐漸進入尾聲,逐步完成景觀工程圖說繪製,情境應當是要求妳細心謹慎地處理漸趨細微的問題。也因此案進度和老闆談定休假時間,希望缺席不會對同事造成太多麻煩。真實狀態完全不是這譜。身體匆忙地在不同地方間奔跑,心思也在不同的新案間遊蕩,接踵而來的提案準備固然新鮮有趣,從內容、議題乃至於規劃委託脈絡或小道消息,都可讓工作室中的人們討論臆測不休。訊息量大增,漂流其中的概念如同瞬間開啟的新視窗,醞釀出一種飽含學習可能性的氛圍。

這樣的氣氛是低調的喧嘩裡,閃爍著微微的興奮。但同時也應當瞭解,正因為還沒有真實的難題能面對,亦沒有碰觸到規劃背後複雜的結構關係,因而所有的討論和假設都有麼點理想氣息,彷若大有可為。

提案送出後,又是另一番風景。酋長曾說,最有趣的規劃時間就到送出服務建議書為止。曾經我大大不以為然,多經歷了幾次這過程,比較明白他所說的並不只是個人心態,還有許多真實的規劃過程中,必然的條件限制與選擇困境。如果參與其中有些倦意,可能突破的機會稍縱即逝。

除此,這兩天故宮南院工程案的相關報導可熱著,新聞追打著工程經費規模、選址爭議、黑箱決策,夾雜著丁記者八卦的「越洋電話採訪」,煞有介事地描述著大建築師的不滿與控訴。這些新聞鋪陳出一個可怕的發展大餅,包藏著地皮炒作的利益野心。然而,我依然記得去年此時,同樣是颱風掃經島嶼的日子裡,專家學者們談論著博物館與地方共生的種種遠景。仍就相信著以文化建設結合區域發展的空間有為,但規劃策略背後的權力系統若思慮貪欲的更多,衍生出的實況恐怕不是所有背書者能想像的。

於是規劃者只能在政治資訊不足的狀況下,發現自己早被綁架?感覺不良,但工作室中正濃厚的是競逐新案的氛圍,似乎沒有太適宜的討論空間。亦或討論釐清後,徒然只有自我治療的功能。

雙颱報導只在媒體上演出著,窗外的不連續風雨沒有半點颱風典型徵候,無從隨之醞釀期待放假的興致。心底的微氣候比較激烈倒是...

2 comments:

雪舞 said...

dear,真高兴又能踩你的叶子了。
不快乐了很长时间,终于想通,给自己个假期。准备再次踏上旅程,寻找几乎丢失的梦想和激情。
I'm goint to find my little brave girl back.

shumei said...

知道,一直以來看妳的暱稱總是黯然..
這次順風去,帶些開心的表情回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