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Sep 2006

Floating Island


在一本介紹紐約公共藝術案的集子《紐約‧藝術時區》中翻到這個草圖,當時嚇了一跳,彷彿是七月時,工作室眾人七嘴八舌討論的意象被畫了出來!而這個案子就在去年實踐於曼哈頓島所臨的哈德遜河上,是一個為期九天的展演計畫。
從照片及介紹中才獲得仔細的資訊。這浮島在尺度、植栽種類以及構想上都和我們所談的有所不同。平底貨船上承載了18噸重的稻草堆、50噸重的泥土,移植有紅楓、白樺、柏墓、柳樹等十株大樹。




有意思的是,"Floating Island to Travel Around Manhattan Island"原是Robert Smithson在去世前三年(藝術家於1973年死於空難)的構想,因經費而未曾實踐。直到2005年,紐約的惠特尼美術館及一公共藝術機構Minetta Brook..等合作籌得贊助,這張草圖才實現於去年秋天。

在相關網站以及《紐約‧藝術時區》書中有關於這案子的執行經驗資訊。這位藝術家想表達的概念大體有二:一來他要對中央公園的設計者致敬,因而浮島上的景觀是陸域的公園景觀植物,浮島本身宛如公園的片段縮影;另外他也想藉由循河漂流的浮島作為一種奇景,提醒那島上人們--你們的城市生活是承載於一個島上--想召喚出人與環境疏離異化下喪失的地方感。據說那九天中還發展出了浮島時間表,許多人真的等待著一船大樹通過眼前,甚至鼓掌致意。

而我們當時的漫談發想,和一個上海浦東張江科技園區籌畫中的公共藝術活動有關。由於張江本是一個典型的渠道縱橫村里,一群人便想藉由水道和浮嶼景觀的結合,來發展一種提醒,一種地景隱喻,可能關於消逝的鄰里生活、逐漸隱藏於地表的水道系統,可能關於張江地方逐漸被科技建設取代的農業地景。

由於日月潭拉魯島的浮嶼經驗,我們遂開著玩笑說:就來搞一些水生植物浮嶼吧!這種浮嶼原是自然生態的一部份,目前還可見保留於中亞、南美的湖沼生態中。水生植物以草本植物錯結重疊的根部作為基質,漂浮在水上生長,其中大可由水的吸收、傳遞、轉化,或是植物的生長來作文章,遂有好些瘋言語。還記得好像是因為擔心那設景位址太遠離於市區,才有人提議要來艘船,拖著浮嶼主動走入市民眼中....

這構想後來算是蒸發了,經過是另一個無趣的故事。只是Smithson這艘船,這張草圖,對我起了另一番召喚作用。"Floating"也曾是我很關注的字眼呢,曾經用在論文標題裡,執意要以這個字來取代"flowing",曾經很認真地和老師討論過「漂流」與「流動」動力之不同,文化隱喻之不同。

這是今天下午在政大附近滄浪書房的小收穫。也算是好心好報嗎?原想著最近老聽到獨立書房倒店的新聞,該以實質行動支持一番的 :P


Abouts
Minetta Brookan>
惠特尼美術館

picture 1 from http://blogs.walkerart.org/ecp/?cat=4
picture 2 from http:/www.new-york-art.com">www.new-york-art.com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