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 Jan 2007

拒戴頭套的喵瞇


so tired n so nice
Originally uploaded by shumei_there.

為了小貓的隱疾(弄得我們家四處都是牠來自屁屁的血印..),已經擔心好一陣了。很難再說服自己,那是冬日皮膚乾燥所致,不得不提牠去到牠最討厭的醫院。



已經八個多月大,3.7公斤,到了醫院等候著看診,小貓還是顫抖個不停。

醫生診斷:「牠這是腸膜發炎,翻出,排便過程中磨破了,傷口長成肉芽,如果不治療,會反覆循環不停。」

「為什麼呢?」

「可能是小時候積便就受傷了,也可能是因為食物成分中的纖維素不夠...」

(簡單來說,聽起來有點像是便秘造成的痔瘡啊?)

總之,小貓打了針,每天得服紅白藥包,還得敷上含有類固醇的外用藥膏。那藥膏不宜入口,為了避免牠舔舐,醫生輕鬆地說道,要給牠戴上頭套(那種很可怕的喇叭頭套),大約一個月吧。

我想,我和小貓看到那頭套都嚇傻了,半徑這麼大,一戴上去,世界都倒退三步了!

回到家試著給牠戴上,果然牠恨極了,發出了前所未有的憤怒聲音, 非但嘶吼,還嘗試以氣聲嚇唬我,的確我被嚇到了,一面努力地抓住扭動不停的牠,一面心想:慘了,不要怨我啊...

在這個貓生氣人心疼的過程反覆了三次後,我放棄了,突然覺得這" loss of vison for ass"的約束是再荒謬不過的。至多是不擦那藥膏,讓喵瞇選擇牠的小疼痛與大自由吧。

如此一來,我們兩都很開心...

2 comments:

Shanta said...

呵呵,喵瞇高興最重要。
我家嘟嘟因為成了醫院裡住院最久的元老,
都快不理我了~

希望小貓快好!!!

shumei said...

你家嘟嘟也是阿...

每每在動物醫院看見老去的動物,也一般承受著聽來嚇人的慢性病,無法表達的狀態下(應該說是我們無能理解..),唯一的表情就是忍耐,真很心疼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