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 Apr 2009

「門檻狀況」

我想自己的世界觀是傾向相對主義的,倒很少去想那相對流動之間,自己是不是帶著許多「裂縫」在移動。昨晚在《時間繁史‧啞瓷之光》讀到這段總是被我忽略的話語,出自獨裁者對一位女孩的話語,有點意思。

「你是打從心底裡厭恨所有統一性的東西,是不是?」


「你是打從心底裡厭恨所有統一性的東西,是不是?以年紀和心態來說,你正是一個處於『門檻狀況』的青年。不過,我知道你對於自己的狀況有不同的理解。你是把『門檻』視為一道『裂縫』吧。同樣都是跨過去的意象,『裂縫』更包含了斷裂、決裂的意味,但也存在掉進去的危機,和無法癒和的創傷的意思。你自己一直處於『裂縫狀態』,無法自拔,但你畢竟不是容易妥協的人。你反客為主,把『裂縫』化為己用。你帶著『裂縫』生存,你甚至刻意去擴大它,去延展它,而且四處去製造更多『裂縫』。套用你剛才那共時和歷時的兩軸說法,在共時的層面上,是自我和他人之間的裂縫;在歷時的層面上,是自我的體驗間的裂縫—過去的自我,現在的自我,和將來的自我。在無數的自我之間,存在無數的裂縫。並不存在一個統一或一致的自我。這就是你體驗世界的方式,是不是?」

又說:「不過,我想說的是,在你表面的『裂縫人生』下面,其實是潛伏著對完整的慾望和渴求吧。」
(摘自 董啟章,頁一四三,《時間繁史‧啞瓷之光》)。


這些更像是診斷的問題,是我的問題嗎?為什麼睡前會特別注意這段話,然後我又作了一個開車時看不見轉彎和坡面,飛出畫面的夢?我實在不太想要找佛洛伊德來諮詢哪。

4 comments:

sigmund said...

“我實在不太想要找佛洛伊德來諮詢哪。“
嗄,有人叫我嗎?:)



自己也極須諮詢及心理重建的sigmund

Shu-Mei said...

Dear Sigmund, so you did get my call...how fascinating!

委身在法界還好吧?妳一定是欠缺遊樂性聚會啊,暑假回去把妳拖出來玩玩 :)

Sunny said...

希望這樣問不會沒有禮貌,對於門檻,你想不想跨過去?會不會害怕跨過去之後的變化?

Shu-Mei said...

我想我會跨過去,但也不時也會走回來,應該是個喜歡不斷擦拭門檻的人。

另一種狀況是,實在太厭惡了因而根本拒絕承認其存在的,「門檻」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