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 Aug 2010

unpacking...

台北城好幾天沒有痛快的大雨了。好不容易黑壓壓的烏雲在今天午後推擠著天際終於要嘩啦啦的流淚了,不過十五分鐘便莫名停下,還沒有讓屋外的微風把雨水氣味吹送進來,我推開門只見巷道一點水漬都不剩了。

於是我這麼五層樓上上下下運送箱子終究是出了一身大汗,溼漉漉地倒像是淋過一場大雨。又見同一個大榮貨運三十六車的司機先生來取貨:『小姐,妳是做什麼的啊?這麼多東西寄來寄去?』
『啊我...我剛從美國回來,幫朋友一起海運東西回來啦。最後一趟啦,明天不會再麻煩你了。』

我說得是真的,海運的行李們剛到一週,好不容易我在工作營結束後有了時間來整理寄送,讓幾個箱子繼續島內旅行,去尋他們的主人。大榮貨運效率之高讓我很驚訝,線上託運不到一小時就來取貨,隔天送到,五口箱子只要150元。我幾乎覺得自己聽錯了,那司機先生盯著自己的計算公式表也覺得不可思議,說打個電話確認確認,辦公室裡小姐輕快地鍵入:不多不少,150元。司機好像也驚訝於自己的勞動付出如此之價廉,我看著他的表情也深感抱歉,面面相覷。

記得剛到西雅圖那年,買了床墊讓人送至樓下,拜託送貨員替我搬上二樓,那人爽快答應,只是這額外的工作要再索價二十美金。

額頭上的汗水又將滴下,再次提醒我,這個島上自有他不一樣的邏輯、不同的價值觀。

司機上路,我上樓。樓上還有好多箱子。

三年前從一個空房間開始的記憶,此刻是七口大箱等著我慢慢打開、清理,令人發愁。我失去了我的窗和晨光,我也賣了我那堅固好看的書架,那張長長的桌子上曾經可以讓我堆個書牆四合院都還能打滾,也沒跟我回來。隨意剪開一箱,身邊的四隻大小貓咪就躁動了,那麼好奇嗎?不問問裡面是什麼就拼命鑽進去了......

我該學學牠們,不要總是沈溺在比較和回憶中,貓咪的好奇眼睛中只看見眼前最新鮮美好的當下。

2 comments:

Chen, Ping-Heng said...

是在橋的另一頭,城的另一邊嗎?

很棒的是,在小小的房間裡有那些大大小小的貓咪陪伴哪。:)

願妳,安定快樂。

Shu-Mei said...

是啊,每天搭公車過橋的感覺很深刻,體驗居住密度高還可以更高。

貓咪都很好,每天搶著要擠在鍵盤旁伴讀,除了我的鼻子還不能適應空氣中的細毛,有貓咪們陪伴得很好 :)